阿楷网
数据至上年代,粉丝狂热打榜,刷数据已成产业,但明星榜单含金量
您所在位置:国际 > 好学生戴威:信错了人,打烂了牌,站岔了队

好学生戴威:信错了人,打烂了牌,站岔了队

阅读次数:2810  时间:2019-12-02 07:32:17

资料来源:冲浪广场作者:许昌昌

上周五,ofo终于迎来了第五次搬家。

与前四次不同,ofo从一个办公室搬到另一个办公室,从一个工作人员搬到另一个工作人员,租金也更贵了。融资回合相应增加。

但这一次,大卫不仅放弃了谷歌上的电热马桶和2000元的升降桌椅标准,还沮丧地搬离了石宝街旁的互联网金融中心五楼。

江湖上有传言说奥福搬到了牡丹园,一些记者朋友说公司搬到了昌平。然而,媒体大多在字里行间写下了关于奥福下落的四个字:我不在乎。

市场上唯一担心的是,用户偶尔会搜索ofo新闻,愤怒地在朋友圈里转发“戴卫,关伟还是老样子”,然后在遥远的将来等待199存款的返还。

面对这样一家成立14年、17年达到顶峰、18年衰落、19年完成的公司,但即使下定决心不申请破产,首席执行官自己也不得不偿还36亿英镑的债务,他不禁感慨——这个杜威太固执了。

除了固执,戴卫还在北京大学和创图圈传播了许多传说。

部分是关于第二代政府官员的背景,部分是关于与大工厂的争斗,部分是关于他在资本加速成熟下迅速变黑。

尽管有很多传说和债务,这个28岁的年轻人在中国商业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故事。

尽管这是最大的泡沫之一。

在ofo成立之前,戴维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

1991年,大卫出生在安徽淮南。从小学起,他就是这个班的班长。他的学业成绩不低于班上前三名。他属于一个经常被班主任点名表扬的好学生。即使踢足球,大卫也必须扮演最重要的中场角色,他就像是“别人孩子”的儿子。

大卫被北京大学录取后,成功当选学生会主席。他父亲和前女友父亲的行政级别也是副部长级。他们通常比你聪明,比你富有,比你努力。

当然,这只是故事的一面,另一面完全相反:

2012年8月,大三学生戴伟正忙着赢得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的头衔。一封针对戴卫的实名举报信在互联网上引起了轰动。

信中称,戴伟是通过“寻找关系”和“移民高考”被北京大学录取的,北京的录取分数较低,然后作为一名特殊的艺术生加了60分。他被任命为北京大学著名教授的原因也与他的家庭背景有关。

信中还说,在大一结束时,向时任光华学生会主席郭庆龙行贿的戴卫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外界普遍预期的史谦,成为光华共青团组织部长。

大二选举期间,大卫又向相关老师支付了10万元,“吃得漂亮江南,住在香格里拉,飞到全国,邀请30多人观看王力宏鸟巢演唱会”。总费用约为50万元。他一举成为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并被护送到大学攻读研究生和博士学位。

大卫不仅在微观经济学上得了60分,而且还没上过几堂课。在过去的两年里,线人和另外两个学生也一直在帮助他写作。

甚至举报信的内容、北大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老师、关键人物和其他电子邮件的回复都可以得到。举报信最终对我们不利的原因是,他成了大卫被遗弃的儿子,觉得在大卫的“权力”下,他再也不能继续在学生会工作了。可以说这是北大版的《无间道》。

然而,这封信很快就从中国互联网上消失了,一些外国网站碰巧被意外保存了下来。

这是真是假还不确定ofo和mobike是否是文字战争的产物。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泄密事件对大卫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光华学生会主席将很快从大学毕业,继续掌握艺术。

本来应该继续攻读硕士学位的戴卫选择了间隔年,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教书,并当了一年高中数学老师。

东峡镇地处偏远地区,需要几辆公交车才能到达县城。为了周末去县城改善食物,戴卫和几个支持教育的学生买了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命运改变了。

说到运气,当戴卫在14年后创建ofo时,他刚刚结束了在青海的一年教学生涯,回到北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碰巧的是,他赶上了“人们自己创业”的趋势,所以他找了四个朋友一起创业。

但是谁来解决创业基金的问题呢?幸运的是,大卫在北京大学有一个自行车旅行组织,由这个学校的40到50名学生组成。

2014年11月,戴伟通过马术组织从北京大学高年级的弟弟肖长兴那里获得了第一笔100万英镑的天使投资,被视为进入商界。

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想过分享自行车。这个想法是做旅游项目。接受资助的戴卫先后组织了几个团体,并在几个旅游城市推广。非常慷慨。对于每一个发送一瓶矿泉水的注册用户,他发送的脉冲是价格的2-3倍。

这样,补贴是每天3万到4万元。基本用户已经积累了一些,但是他们不能总是通过发送东西来积累用户。钱将在两个月后用完。ofo的账本上只剩400元了,戴维甚至发不出工资。

杜威经历了所有可以在市场上运行的投资机构。投资圈15年来的热钱滚滚而来,远非18年风险投资的冬天。

然而,所有的组织对大卫的项目都不乐观,原因很简单,你不能用如此广泛的支出模式赚钱。

然而,命运女神再次拜访了戴卫。在绕北京骑自行车的过程中,他接连丢失了五辆自行车。此外,他忍不住改变了自己的融资想法。戴卫经历了丢失、出售和最终借用自行车的整个过程。因此,共享自行车诞生了。

即使有了新的商业模式,大卫的资格对投资者来说还是不确定的,每个人都认为这种模式不太可能成功。

大卫面前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解决融资问题,另一个是解决共享自行车的数量问题。

对于第一个问题,大卫的解决方案是找到铸造天使之轮的萧长兴。

他对萧长兴说的不是“你愿意一辈子卖糖水还是和我一起改变世界”,而是“我已经筹集了一百万,现在还需要一百万,你能帮我吗?”萧长兴被骗了,戴卫的空手套到了第二百万,第一个问题被戴卫成功解决了。

对于问题2,大卫的解决方案是煽动。

他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我们有一个梦想:让北大人随时随地都有自行车”,建立了一个3万粉丝的圈子。后来,他号召2000名北大师生通过“2000名北大人想投票表决”贡献他们的自行车。

年轻人总是被感情所鼓舞,否则王峰不会一直用中国的好嗓子问参赛者——你的梦想是什么?

几个月后,大卫从北京大学校园收集了1000多辆自行车,问题2被他成功地解决了。

2015年9月7日上午8点,共享自行车的ofo正式上线。

到10月底,ofo又没钱了。大卫第三次问萧长兴,所以他做了同样的事情:“我们筹集了250万,但我们仍然需要250万。你能借给我吗?”我也不知道萧长兴对大卫的信心来自哪里。简而言之,他又借给大卫250万元。这一次,大卫自己真的又赚了250万元。

然而,归根结底,这仍然是一场小小的战斗。北京有一辆已经使用多年的公共自行车。它生锈了,没有人骑。

真正让奥福和莫贝克出名和浮躁的是奥福和朱啸虎朋友的截图。

双方关于谁对谁错的争论暂时不会讨论,但朱啸虎和马·花藤的身份将被放在这里,事情将变得非常有趣。

不用说,马克控制了中国一半的互联网。腾讯投资莫比克。

朱啸虎是投资圈新贵金沙江风险投资的合伙人,投资风格异常强硬。

大家都说姚明20岁的时候普通人不敢投票,红杉的沈南鹏5岁的时候投资姚明,朱啸虎3岁的时候敢于大胆投资,然后大声告诉世界这个人就是姚明。

显然,朱啸虎投资了ofo,所以这个争论变成了——来自两个对立阵营的投资者走到了自己的尽头,为ofo和mobike而战。这两位老板分别代表了创新圈的新旧争论。

在朱啸虎投资ofo之前,还有一个事件:

当第一次联系大卫时,朱啸虎带来的罗斌只发了一封邮件,甚至没有给他打电话。他认为这就够了“企业家不知道金沙江,也没听说过朱啸虎”?

很遗憾,罗斌还太年轻。大卫以前不在同一个圈子里。幸运的是,大卫一走出金沙江国际贸易三期大楼,就用手机迅速搜索了“朱啸虎”,然后转身冲上56楼,接受了1000万元的金沙江投资。

朱啸虎的支持、平台和相互支持让大卫走上了没有任何商业经验的快车道。几乎每个投资机构都会关注自行车共享项目。ofo和mobike基本上是在抢对方的股份。如果该机构的决策者不能及时到达北京,他们将根本得不到配额。

其中有滴滴创始人程维。

在滴滴进入ofo之前,腾讯没有忘记询问大卫的价格。

在朱啸虎的撮合下,大卫和腾讯投资伙伴夏瑶聊得非常愉快。腾讯投资部也组建了ofo的投资委员会,该委员会很可能在ofo第二轮融资期间加入。

然而,在奥福是否应该入城的问题上,夏瑶和戴卫意见不一。夏瑶三次试图说服奥夫进城,但戴卫第二次拒绝了。

正因为如此,大卫认为腾讯担心投资ofo。此时,ofo的校园模式基本运行顺利,并开始盈利,这让他有足够的信心不急于进行更激进的战略部署。"否则,腾讯将重新投资第三轮,让经纬推进第二轮."

生意是无情的。大卫拒绝腾讯后,腾讯参加了莫比克的C轮,然后参加了莫比克的D轮和E轮。

最初,mobike因为融资困难、模式过于沉重以及现金流不足而濒临破产。它也低于ofo,在行业中排名第二。然而,由于大卫的拒绝,它幸存了下来,获得融资的速度比ofo快,铺设汽车的速度也比ofo快。

错过了腾讯的投资,也错过了进入这座城市的最佳机会。在竞争的关键节点,由于大卫的随机决定,ofo失去了成为行业领导者与mobike竞争的机会,从而陷入被动地位。

转眼间到了2016年。

Ofo和mobike的竞争对手都在争夺融资机会,因为每个人心里都知道一件事——谁有更多的现金,谁就有更大的机会在竞争对手垄断的市场中生存下来,而市场是生存的资本。

程维的迪迪很快就失去了它的席位。这也是一个旅游领域。迪迪解决不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2亿用户是滴滴的上限,而共享自行车是滴滴业务的补充。

当时,几乎每个人都确信这样一种观点——ofo和mobike要么挂掉一个,要么合并并统治整个国家。

ofo和mobike的出现意味着一个独特的离线流量切口已经出现,每天切断滴滴最后一公里的数千万流量,每天对滴滴产生近200万订单的影响。

程维有一个很大的愿望。它不希望ofo独立经营,更不太可能同意两家公司的合并。

Ofo目前处于劣势。程维没有选择小城镇文清·胡玮炜。相反,他选择了戴维,戴维一直有一把金钥匙,这也是戴维更容易控制的原因。

在失去腾讯和业内第一名后,坚强多疑的戴卫很容易相信程维,因为程维借了500万元自己投资。

2016年9月,滴滴参与ofo融资,正式进入自行车共享领域。那时,戴维认为程维无疑是一个高尚的人。

除了捐钱,程维还承诺向ofo提供其他支持和资源。作为交换,程维要求董事会行使否决权——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将会影响ofo未来的命运。

成为股东后,欧福和滴滴很快迎来了一个蜜月期。程维派三名高级管理人员前往欧福,包括滴滴优质旅游集团前总经理付强、滴滴开放平台前负责人南山和滴滴前首席财务官莱斯利·刘(leslie liu),其中莱斯利是滴滴未来的首席财务官候选人。这显示了程维的重要性。

但是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被三名高管赶下台的大卫失去了对ofo的权力感,这让他非常不安。

2017年7月,滴滴提出以30亿美元收购ofo。程维付钱给普华永道的审计团队检查了他的存款账户。作为调整的一部分,他试图结清账目,但遭到大卫的强烈反对。审计小组被主管安全的法律事务副总裁开除了。

滴滴认为,ofo挪用存款是业内众所周知的事实。清楚地了解数十亿美元的存款是购买ofo的必要前提,这意味着清楚地了解滴滴需要为ofo承担多少债务。然而,杜威认为迪迪应该抓住存款漏洞杀了他,以此为借口拒绝做任何事情。

太注重学生的戴卫显然不明白滴滴的目的,不想失去动力,失去最好的收购条件。结果,程维后来调整了对海外收购的策略,并利用手中的一票否决权不断否决想要收购海外收购的外资政党,从而浪费了海外收购。

2017年10月,滴滴空降到ofo的高管南山,认为ofo无法在支付宝入口处分流流量,决定在微信上设立一个小程序——这引起了蚂蚁金融服务的不满。阿里的人告诉戴维,如果迪迪的人被赶走,阿里会放钱进去。

ofo和滴滴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2017年11月,杜威对滴滴派出的高级执行官付强大发雷霆。"迪迪的每个人都为我离开了ofo . "奥福和迪迪彻底撕毁了他们的脸,阿里也履行了他的诺言。

一个公司不能同时站在两个团队中。这是基本常识,但大卫没有遵守。在滴下水滴的情况下,阿里被吸引住了。

在此期间,ofo和mobike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双方的投资者都试图将两家公司合并。几乎所有股东都支持合并,只有大卫不同意。

拥有否决权的朱啸虎在他最后一次试图说服大卫的时候说了一句脏话:“你他妈的是愚蠢的X吗?”,大卫砰的一声关上门。

与朱啸虎闹翻的第二天,大卫在媒体企业家会议上喊出了一句被广泛引用的话:“请用资本尊重企业家的梦想”。

一个月后,朱啸虎将股份出售给阿里,阿里将能够在奥福的重大决策中与滴滴竞争。两个阵营都决定不允许对方成为最终赢家。

两个月后,迪迪买了小蓝自行车。同月,滴滴推出了自己的自行车共享项目——莱姆自行车。

在2018年年会上,戴卫身着正装上台,背诵了金庸武侠小说中“九阳经”的核心提示:

他比他更强壮,风吹过山丘。

他经过,明月照在大河上。

他对自己残忍,对自己邪恶。我充满愤怒。

戴卫曾经有三次机会以合理的价格将ofo卖给滴滴,一次是利用腾讯的力量彻底击败对手莫比克,统一江湖,近五次是与莫比克合并,多次是让滴滴退出并卖给阿里。

然而,年轻大卫做出的所有错误选择都将所有利益相关者拖进了泥潭,导致大卫、迪迪和阿里中的任何一方做出决定时,双方都有否决权的尴尬局面。

虽然程维有迪迪自行车,但阿里有自行车,对他们来说自行车并不重要。最想做事的戴卫成了最痛苦的人,但这一切都是由他的决定造成的。

2018年4月3日,美国代表团召开股东大会,收购莫比克。

胡玮炜兑现了15亿英镑,毅然离开了。媒体一个接一个地抛下了“手机创始人胡玮炜兑现了15亿美元:你的同龄人抛弃了你。”美国集团收购莫比克后,胡玮炜真的能赚到15亿美元吗?《

当然,这15亿元绝对不是真的,但莫比克的股东最终获得了大量现金和一些美国集团的股票,回报公平,没有亏损,而ofo则完全不同。

几个月后,大卫在互联网金融中心的五楼被一长串前来收取存款的人包围。他在大楼外排队,面临高达36亿英镑的债务,被老莱才列为不诚实的人。

这两个人曾承诺赌奥和莫比克谁会赢,朱啸虎兑现了承诺,赚了很多钱,马·花藤获得了美国联赛的一些股份。他们都不是失败者。

后来,马克也评论了为什么我们会这样结束:

结论也很简单。这是一票否决的问题。

但是如果你深入挖掘,从大卫那里探究原因,实际上只是短短的12个字:

他相信错了人,弄坏了卡片,站错了队。

资料来源:冲浪广场作者:许昌昌

广西快三 幸运28购买 pk10技巧 万博体育app

上一篇:广西100强企业:贵钢集团

下一篇:互联网 赋能13万家基层诊所 明医众禾完成上亿元B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