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楷网
数据至上年代,粉丝狂热打榜,刷数据已成产业,但明星榜单含金量
您所在位置:文化 > 布克奖开“双黄蛋”挨批,被指不尊重黑人女性的首次获奖

布克奖开“双黄蛋”挨批,被指不尊重黑人女性的首次获奖

阅读次数:4709  时间:2019-12-01 09:53:51

记者徐越东

据《卫报》报道,今年的布克奖因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的小说《证据》和英国小说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 evaristo)的小说《女孩、女人和其他》而破例授予“双黄蛋”。这是自1992年布克奖改变不分享奖项的规则以来,两位作家首次获得该奖项,并平均分享了5万英镑。这一“例外”也招致了许多西方媒体的批评。

布克奖评审团主席彼得·弗洛伦斯(Peter florence)对“例外”说,平分奖金意味着“我们希望对这两个人给予同等的关注...伯纳德·埃瓦里斯托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作家,尽管她不如阿特伍德有名。”

自从1969年布克奖诞生以来,伯纳德·埃瓦里斯托成为第一位获得布克奖的黑人女性。她也是第一位获得布克奖的英国黑人作家。她说她很乐意与阿特伍德分享奖品。

这两部小说似乎有很大的不同。《女孩、妇女和其他人》从多个角度讲述了英国12名黑人妇女的故事。《证据》是《女仆的故事》的续集。然而,这两部小说都延续了女性主义传统。

伯纳德·埃瓦里斯托于1959年出生在伦敦东南部。他在20世纪80年代从事戏剧创作,并融入了伦敦的女同性恋群体。阿特伍德在加拿大长大,童年是和昆虫学家的父亲一起度过的。他们的成长过程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学校对性别教育的传统态度都是在核心家庭中培养出来的,这导致了他们对性别和核心家庭进行详细研究的工作。他们都认为核心家庭的扩大让女性的生活更加困难。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卫报》的照片

许多作家、媒体人士、学者和出版商谴责布克奖评审团“双黄蛋”的决定。专门授予有色作家的贾拉克奖的联合创始人桑尼·辛格(Sunny singh)表示,她对布克奖“例外地”授予两位作家感到非常愤怒。一位前布克奖评委匿名表示,他“对这个结果非常失望”。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被浪费了。”

另一位前布克奖评委萨姆·莱斯(Sam leith)表示,“双黄丹”的决定是布克奖的“史诗般的错误”,开创了一个不好的先例。这个结果对两位作家都不公平。他写道,“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在舞台上感激地说,她很荣幸能和传奇人物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一起获奖。然而,她可能太感激说她打破了布克奖的传统。”

出版物《奈特》的主编艾沙布拉尔(Eishar brar)认为,这是布克奖的短视行为,因为这是该奖项首次授予黑人女作家。“评委们知道这两本书的文学重要性,但他们忽略了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奖的文化意义。这种划分奖项的方式使得每个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位黑人女作家获得一等奖的历史时刻。”

瓦萨菲里杂志的编辑萨那·戈亚尔也认为评委们荒唐地违反了规则,布克奖本可以创造历史。她说,“这并不是说阿特伍德不配获奖,而是我们需要更加关注和庆祝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女作家的获奖。”

对话图书的老板沙梅因·洛夫格罗夫(sharmaine lovegrove)说,“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夜晚,布克奖的划分表明,评委们这样做完全是主观的。对女权主义者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对黑人女性来说,这是迈向平等的一步。”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卫报》的照片

《卫报》的专栏作家夏洛特·希金斯从布克奖评审中发现了授予艺术奖项的一种常见思维方式。夏洛特希金斯说,许多人都认为竞争是艺术的敌人,因为“文学不是第一”。然而,矛盾的是每个人都认为艺术仍然有它的优点和缺点。这使得艺术奖项可以在里面写文章。

出版商最关心布克奖,因为获奖作品的销量会非常大。同样,特纳奖(Turner Prize)之所以不存在,是因为它的组织者相信他们能找到年度“最佳”英国艺术作品,而是因为它能给当代艺术带来大量观众,这是该奖最重要的特征。

因此,法官通常可以通过考虑各种综合因素来判断一部作品如何“优于”其他作品。然而,因为“文学不是第一个”,每个奖项都不可避免地会引起一些争议和讨论,而这种讨论使得这个奖项和作品成为媒体和公众的一个广泛话题。成功的营销将为相关利益相关者带来丰富的利益。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伯纳德·埃瓦里斯托,《卫报》的照片

然而,今年布克奖拒绝遵守奖励规则,并授予两名获奖者,从而激怒了利益相关者。这是一次非常不成功的手术。如果今年的布克奖只授予一个人,不管是阿特伍德还是伯纳德·埃瓦里斯托,那么一切都是完美的。阿特伍德奖是女权主义和伯纳德·埃瓦里斯托的胜利。这是第一次一个黑人妇女获奖。它的意义非同寻常。然而,布克奖授予了两个人,这将导致对布克奖的权威性批评。由于它同时授予两个人,每个人都会觉得它浪费了公众对“女权主义”或“种族平等”的集中讨论,公众的注意力分散在两个人和两个话题上,这对出版商、媒体人士和社会活动家来说是一种损失。

夏洛特·希金斯认为,今年布克奖的决定也体现了一个更广泛的现象,即许多艺术奖项已经失去了权威。诺贝尔文学奖的声誉因性丑闻而受损,诺贝尔文学奖也因授予像汉德克这样否认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作家而受到谴责。这也表明,如果陪审团运作不当,这些曾经受人尊敬的机构将失去权威。

参考链接: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books/2019/oct/15/Bernard ine-EVA risto-Margaret-at wood-share-Booker-prize-award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books/2019/oct/15/Booker-winners-Bernard ine-EVA risto-Margaret-at wood-rule-breaking

http://www . the guardian . com/comment issfree/2019/oct/15/Booker-prize-judge-Margaret-at wood-bernadine-EVA risto

作者徐越东

编辑张婷

校对,薛静宁

澳门永利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投注 天津快乐十分

上一篇:用这个东西代替砂糖,煮出来的排骨好吃到哭

下一篇:“节”出来的成本“挖”出来的效益